战俘营里的经济组织

我印象最深刻的经济学论文是《战俘营里的经济组织》( The Economic Organisation of a P. O. W. Camp ),作者:R. A. Radford 是一位经济学者,在二战时是德国战俘营的一名战俘。二战结束有幸活下来后写了这篇文章,详细而又深刻的描述了战俘营里的各种经济现象,让人印象非常深刻,战俘营里面的经济规律和外面世界的经济规律有没有差别呢?且看下文详细分析。

《战俘营里的经济组织》

1. 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

作者的原话:“ 事实上,一个战俘物质享受水平的显著提高,不是依靠自身攫取生活必需品的能力,而是通过商品和服务交换得以实现的。”
其实讲了一个很重要的道理,物质的总量哪怕不发生变化,只要人与人之间能够进行交易,幸福就能够无中生有地产生。在战俘营里,流传着一个很有意思的励志故事。

有一位随军牧师,他手里拿着一罐奶酪和5根香烟,在战俘营里转了一圈。回来以后,他手里就凭空多了一袋食物,而他原来手里拿的那一罐奶酪和5根香烟一点没少。这位牧师可不是什么骗子,他是一位增加福利、创造幸福的商人,他手里拿着的那一袋食物,就是他创造幸福的证明。
当然,战俘营里的交易,也有一个发展成熟的过程。比方说有两种不同的战俘营,一种叫中转营,中转营里面的战俘,都是关3-5天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。
在这样的中转营里面有没有交易呢?也有交易,但是由于战俘只在里面暂时呆着,大家互相不太认识,所以发生的交易比较零星,而且成交价格也比较离散,差距比较大。同样一宗交易,在战俘营里的一头成交价是这样,到另外一头成交价可能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另外一种营叫固定营。固定营的犯人长期居住在里面,互相认识,交易频繁了,他们就发展起一些交易平台。他们有固定的地方进行交易,而且还会把成交价格写在公告板上。这时候交易价格的差距就会渐渐缩小,基本上,这些交易价格只反映了时间、品质的不同。
而且战俘营里面不仅有商品的交易,还有劳动服务的市场,有人开始给别人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,比方说洗衣服、熨衣服,甚至是画肖像等等。
想想看,我们今天遇到一些贫困地区,说这些贫困地区没有发展起来,原因是因为缺乏投资、缺乏资金,这样的想法其实不太对。你看集中营里面哪有什么投资,哪有什么资金?但是,只要制度许可,只要人们有那么一点自由,人与人之间就开始服务,市场就会发展起来,经济也会发展起来。

2. 价格与价格波动

有了市场就会有价格,有了价格就会有价格波动。
在战俘营里面,他们的面包是红十字会提供的,一个礼拜两次,礼拜一和礼拜四早上每人发一份面包。拿了这面包以后,每个人保存着慢慢吃,反正就管三四天。
这时候面包价格有没有变化?肯定有变化!什么时候价格最高?就是发面包之前的那一天晚上,也就是礼拜天、礼拜三的晚上,这时候大多数人都把面包吃光了,面包价格就达到了最高,比平时多一根香烟。这时候如果有人坚持在礼拜天、礼拜三的晚上不吃面包,他就肯定能赚到一根香烟,那天晚上他就一定有香烟抽。

3. 货币

有了交易就会产生对货币的需求。你会问战俘营里面哪会有什么货币啊?有的。那不是传统的货币,他们用香烟来做货币。
有了货币,就有所谓的劣币驱逐良币。他们用的是香烟,那是用好烟还是坏烟呢?用坏香烟,他们舍不得用那些机器造的烟来做交易。所以他们把烟拆了,重新包装,里面混上一些头发丝,卷得又比机器做的烟细一点,劣币驱逐良币。当然,如果他们卷的烟太细的话,别人也会拒绝接受。

4. 通胀与通缩

既然有了货币,那么会不会有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呢?也有。什么时候发生通货紧缩?每当营房周边发生空袭,炮弹就在营房边上爆炸的时候,人们就变得非常沮丧,觉得差一点就没命了,存那么多香烟干嘛?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,他们就抽起香烟来了。
他们抽的香烟可是货币,第二天早上,他们就发现整个营房都出现了通货紧缩,原来能卖的价格,现在到不了那个价格了。
既然有通货紧缩,那么有没有通货膨胀?也有通货膨胀。有一天早上有谣言,传说红十字会要送一批香烟过来,香烟可是货币,送一批香烟过来,意味着货币流通量就会增加。
这时候,所有物价都上涨了。一份糖浆,从来没卖过两根香烟,那天早上卖到4根香烟,其他好多商品也都涨价了。但是到了早上10点钟,消息被证实是假的,辟谣了。这时候所有的价格又下跌了。那天以后,糖浆再也没卖过两根香烟以上。回过头来看,经济学家就会说,当时那是泡沫,泡沫已经被吹破了。
《战俘营里的经济组织》

5. 战俘营里的跨境贸易

你肯定想不到的是,在战俘营里面还有跨境贸易。你说战俘营里面怎么可能有跨境贸易,那不是有铁丝网吗?
你想想看,英国人喜欢喝茶,战俘营外面的德国人喜欢喝咖啡,这时候英国人就会把他们分配到的咖啡存起来,偷偷把它运到铁丝网外面去,跨过铁丝网,换外面的茶叶,这叫跨境贸易。

6. 户籍制度

更有意思的是,战俘营里面的市场经济也不是完美的,它竟然有户籍制度。在这个战俘营里面,德国人对欧洲人还算是比较友善的,那些来自法国、俄罗斯、意大利、南斯拉夫的战俘,他们可以在不同的营房之间走动。德国人最恨英国人和美国人,英国战俘、美国战俘不能到处走动。
这时候,欧洲战俘做生意的机会就更大一点。当然,英国人和美国人如果给点贿赂,也能走动,但毕竟增加了麻烦,增加了障碍。你看,都是不自由的人,但有些人还比别人更不自由。

7. 舆论压力

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,战俘营里除了这些经济组织和交易以外,竟然还有舆论的压力,人们还会议论纷纷。有一些人就坚持认为我们不应该进行交易,交易是不道德的,因为在交易当中,经常伴随着虚伪、欺诈,结果有人觉得是交易使人变坏。而且很多人也觉得不应该跟德国人进行交易,跟德国人交易是不道德的。
还有人认为,交易的数量太多了。有些人为了抽烟把食物都卖出去了,结果他们自己的身体受到了伤害,受到伤害以后需要住院,住院就会消耗更多的物资。而这些物资可是属于大家的,也就是说,有的人产生了很强的外部负效应。大家觉得应该抑制这种行为,不能让人们随心所欲地进行交易。
还有很多人认为,物价的波动也不对,物价波动幅度太高了,他们应该实施基准指导价。事实上,他们真的有过这种指导价,并且曾经实施过。但是当条件发生剧烈的变化以后,这个指导价也守不住了。

8. 战俘营中的仇富情绪

当然,他们当中还有很强的仇富情绪。他们对中间商普遍存在敌意,他们认为那些中间商自己不劳动,巧取豪夺。人们特别讨厌那种具有垄断色彩的中间商,比方说有一些中间商懂一种独特的语言叫:乌尔都语。这些会讲乌尔都语的人就能够跟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交易。
他们当中保存了很多商业秘密。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行交易的,他们也不轻易地告诉别人,就包括这位写文章的作者,他想要去了解,最后也了解不到。大家对这种掌握了不对称信息的中间商,特别记恨,觉得他们压低了收购价,抬高了售出价。其实,每个人都从这些中间商的活动中得到了很大的好处。
当然,到后来,1945年4月12号这一天,美军的步兵师进驻了战俘营,大家解放了。这时候物资都运进来了,稀缺的情况一下子就缓解了。于是原来精心设计,精心维护的种种经济组织也就瞬间瓦解了。

总结: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需求,有两个以上的人,人的需求就会不一样,需求不一样就会产生交易,交易就会产生对货币的需求,有货币就会陈胜劣币驱良币,就会有宏观经济波动,有通货膨胀,有通货紧缩。

参考文献:《薛兆丰的经济学课》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